Site hosted by Angelfire.com: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
hosted by tripod
Search: This Site Tripod Web by Lycos Search
Start Your Own Blog Today Build an online Photo Album


           “毛范进”与“毛东施”们的亢奋和感激

                                            --毛的小人政治秘伎之一


人有自尊,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和理解,本是常情。这种需求愿望如果不能通过适当的渠道和方式表达出来,就会产生社会问题,小则个人事业受挫,大则乃至社会冲突。因此,政治家们如何利用人的表现欲和自尊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就有道德与邪恶之分。

政治目标是邪恶的,则必然体现在手段上的邪恶和颠倒是非。善良的政治目标决不会是通过邪恶的手段来体现的。当然,任何抱有邪恶目的的人都要拼命地把自己的邪恶手段绑在虚假的善良目标之上,意图欺世。试图颠倒黑白是非,以拉拢和利用追随者,就是这种恶手段的小人伎俩之一。

指鹿为马本是颠倒是非,区分敌我的策略手段。这种策略在近代被毛发挥了一下,成为指东施为西施,指西施为东施。这种颠倒美丑的邪恶手段,是导师们骗取信众的法门,搞传销的如此,搞邪教和搞政治的也是一样,将你夸的晕头转向,如“卑贱者最聪明”、“你们是接班人”、“是早晨的太阳”、“世界是属于你们地”、“越穷越光荣”、“交白卷英雄”、“是领导阶级”、“是依靠对象”,这不是你的千年唯一知己吗?然后,利用你的自以为是,不辨好坏地替你的知己办事,甚至不要回报地卖命,实在是便宜得很,在毛看来和废物利用也差不多。其实,卑贱与聪明之间并无必然联系,要谁接班鬼知道,领导阶级成了“下岗阶级”,依靠对象成了“隔离对象”,这样乱戴高帽是政治家的别有用心和上当者地自以为是。现在谁一夸我,就有点心里发毛。

当西施是少数,而东施是大多数的时候,指东为西是很有民意基础的,但由此产生的社会效应却是毁灭性的。范进中举还是靠自己的努力,本是应有的,实在不至于如此兴奋。但如果没有任何代价和努力,一下子被吹成西施,这飘飘然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由此产生的兴奋癫狂足以搅乱人类的命运轨迹,要是再被小恩小惠甚至小官位的收买一下,我的天哪!不弄出比范进更颠狂十八分来才怪呢。被人挠了千年之痒的东施们,急于表现自己,对于被人利用毫不介意,如果有人试图告诉被指为西施的人们,你们不过是东施时,而且是没有自知的颠“毛东施”时,这心理的失落足以令其发狂。他们会集体高呼自己就是好,就是好,意图自我安慰和借人多势重来否定道德标准,然而道德乃天意,岂是人力所能为?他们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变得心灵美丽和自己幸福,实在无需迷恋精神毒品的幻觉危害他人利益。

当天意昭彰时,“毛东施”们开始怀念起指东为西的导师,虽然导师搞女人时是不会把东西搞混的,歌舞团从不养“毛东施”,但政治上的假话令人那由东变西的幻觉是多么令人陶醉,令人向往,他们宁可活在自己的迷幻中,也不愿面对现实的镜子。不愿承认自己被人利用,充当打手和炮灰的愚蠢,被人卖了还替人贩数钱,怀念耍弄自己的知己。当然,有些充当毛邪教颠倒是非的卫道士是利益使然,是想继承毛的政治手段继续获利而已,其实,他们获利的是少数,大多数被人利用和过河拆桥,但愿这能让他们清醒点。


首页/Home  文心目录/Article Categories